这部同志电影,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的腐剧不一

作者:影视娱乐

  这部片子远远超过了我的期待..本来只是为了小田..西岛才看得.没想到故事本身也那么动人.
  卑弥呼 的城堡, 是他为他的同志友人建立的最后的避风港.这座海边的房子..温暖祥和.一群怪异可爱的老人.一个低头不语的青年还有后来的闯入者卑弥呼的女儿沙织.如此诡异的组合看到最后却只让人觉得温馨.只要能在一起.只要幸福.无关性别,无关爱情,这份温暖源自理解和难能可贵依托感.
  我在想这个世界到底怎样才是正常。老人院以外的人和物就是所谓的正常么。。邻居太太的厌烦躲让,无聊的男孩们的恶作剧,酒醉同事的恶言相向 还有麻木虚伪的上班族。。如此看来老人院的惬意和温馨确实显得格格不入。也许片子刻意回避了些东西。温情的线索表露无遗。但我想看过电影的人应该都对同性恋者多了些认识和包容吧。。既然人 生而不平等那为什么又不能以自己的方式选择生存呢~幸福本身又没有限制和定义。

格林兄弟的城堡里没有公主,有的是一个睡美人,沉睡了一百年只是等待王子披荆斩棘奉上的一个吻;宫崎骏的城堡里没有公主,移动城堡里的是个叫哈尔的魔法师,游走在恶毒传言和胡乱的世界里,等待样子象婆婆的女孩苏菲来解放他的心;卑弥呼的城堡,当然更没有公主,一群行将就木的老“同志”和一个英俊温柔的小“同志”,靠着闪烁粼粼波光的海滩,等待的却是世俗的接受和谅解。
岸本春彦第一次出现在镜头里,戴了副墨镜撑着把伞靠着那辆红色的车,与纱织的寒酸的建设会社完全违和的感觉。会社是破败的,喧闹的,带着烟火气,一脸麻木的社长细川,挂着假兮兮笑容的女同事,还有如蝼蚁一般的其他员工。就连春彦要找的吉田纱织,也是别扭茫然的,偷偷地翻漫画书,盯着社长发呆,是被生活磨砺到不剩下什么的普通女人。用钱引诱在生活压力下挣扎的纱织其实很容易,动用不到春彦漂亮的外表。但那忧郁而干净的气质,给纱织留下深刻的影响了吧——即使知道他是父亲的情人。挣扎的并不强烈,纱织很容易地决定去照顾身患癌症的同性恋父亲,为了每天两万日元跟春彦口中的遗产,依旧带着惯于示人的麻木别扭的表情,即使与人行礼都有种别扭的生疏,对门的邻居老太太看到这个女人站在老人院前面,急急忙忙地转身进屋关上门。纱织真的是个别扭的人,身姿僵硬,表情凌厉却无神。老人院的“同志”老人们装扮奇怪,举止也不合常规。作为唯一的女性,且对同性恋爱抱持抵制态度的纱织,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人与人的相处如此微妙,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纱织竟然能够接受与老人们在一起。阳光碎碎着落下的海边,光着屁股的少年与老人踏着浪头的画面那么的温暖,连向来凌厉的眼神也被好好地打包收起,纱织也微笑了。既然是老人院,死亡的阴影总是笼罩着的。不说纱织的父亲,Ruby就在那次大学同志社搞的慰问活动之后中风了,刚触到温暖,却面临更大的窘境。一直支持老人院开办的社长也因为经济问题被抓起来了,老人院在风雨飘摇里摇摇欲坠。因为要患难与共,因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因为同爱着一个人,因为都寂寞,所以父亲与女儿相互谅解,所以老人们终于正视自己,所以春彦与纱织慢慢靠近。一直有所期许的便是春彦与纱织的情动。虽然春彦爱的是男人,虽然纱织对同志有天然的抵制。但说不清是什么:春彦的痴心、忧郁和绝望?纱织的善良、温暖和别扭?情人、父亲的临近死亡?两人在黑暗里试探着,生涩地吻着了。情动不足以改变春彦喜欢男人的事实,也不用挑战伦理,让父亲的情人与女儿发生什么。所以城堡依旧纯情温暖,只是随着父亲的逝去,以及与春彦的尴尬,纱织终于还是要与老人院疏远的。离开老人院投入会社社长细川的怀抱,看似突然,却又似早就已经铺垫好,只等待,便会来临。是为了彻底抹杀那不该拥有的悸动,抑或只是感觉寒冷,需要拥抱。就如此哭泣在麻木而机械的社长身下,宣告着一段温暖而易碎的珍藏结束了。
直到,拿到工程单,要粉刷的墙上写着“サオリ に 会いたい”,这一刻,曾经温暖又回来了。回去卑弥呼的城堡,不是为了城堡里漂亮忧郁的王子,只为亲情、悸动和友谊,交织汇合成的暖流,给予教会自己宽容和谅解,还有微笑。仰起头,朝忙不迭躲关上门的邻居望了一眼,重新冲入老人院。对这部影片感触最深的,终归还是春彦与纱织的那段戛然而止的萌动。
曾经很喜欢一个男孩,模糊界限的喜欢,比友谊多一些,比爱情少一些的喜欢。只是,与影片同样的,男孩爱的是男孩。从不认为爱一个人需要限定是什么,可是很多眷恋,亲昵与关怀都暧昧不明的,却因为了解,所以不能再有更多。春彦痛苦地对着纱织父亲衰弱的病体,那种绝望却渴望的痛苦,想要被欲望牵引笼罩,让人心疼。
纱织与春彦倒在蓝色的床上,摸索亲吻,解开了衬衫的扣子,闭上了的眼睛却还是睁开了:“想摸的地方,没有对吧?”那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感受,无法继续进行下去的颓然与伤感,让我重新又温习了过去的那段恋慕。可以一起面对困境,一起坐着看夕阳,一起温暖的微笑,甚至春彦可以嫉妒细川拥抱了纱织,但到此为止。春彦终究是拥抱不了纱织,即使知道拥抱彼此会有多么幸福。
值得庆幸,要感谢导演的是,让他们找到了一种可以相处的方式,除去彼此拥抱依旧可以感受的温暖。城堡里没有公主,没有等待救赎的刻意造作。爱和温暖才是主题,原谅和接受其实并不困难。犬童一心的《彩虹老人院》,不给激情和震撼,只是安静地缓缓流淌,依旧把人感动了犹如一束明亮的光线投进卑弥呼的城堡。

日本电影《彩虹老人院》拍摄于10年之前。 妖孽小田切让,有一天找到柴崎幸饰演的少女纱织,不是向她求爱,而是求她去一间同志老人院帮忙。原来他是纱织父亲卑弥呼年轻的同性恋人春彦,卑弥呼开设了这间老人院,而如今他已病入膏肓…… 卑弥呼年轻时开同志酒吧,老了,将酒吧关掉,开同志老人院,收留那些老无所依的同性恋者。 所以这部电影的主题是关于同志的老去、孤独、无助,同志之间的关系、同志与家庭的关系、同志与社会的关系…… 老人院里汇聚了各色各样的同志。 纱织第一次见到露比老爷爷,就被对方吐槽:“身为一个丑女,可是比老同性恋还惹人厌呢!” 【延伸阅读——】 同志毒舌,大家可以去看泰国出的“GAY版《非诚勿扰》”《男得有情郎》(这翻译太绝了!),可比《非诚勿扰》好看太多! 相比之下,《非诚勿扰》的女嘉宾都太矜持了,《男得有情郎》中每次出来一个男嘉宾,台上的那些同样是男嘉宾的眼神简直要放出光来……有时候真的就直接扑上去了。所以目前除了第一期,后面每一期都成功配对了。当然也可想而知出场男嘉宾的颜值也是高的(台上的嘉宾好像也只在乎颜值这一件事,特别的纯粹!)。 不过更好笑的是台上站的男嘉宾互相吐槽,真的是撕下了虚伪的假面,真诚地毒舌。比如有个男嘉宾眼睛长得有点鼓,就被隔壁男嘉宾说成“金鱼”,从此这个梗就过不去了,经常这个男嘉宾说着话,旁边的男嘉宾就说:“感觉他上面的氧气要不够用了。” 有些同志年轻时可能并不想加入所谓的圈子,会觉得乱,觉得不安全……然而等到老去,也许还是同类人生活在一起才能真正觉得安全。既然这个世界充满了歧视。 《彩虹老人院》中的歧视无处不在。 纱织第一次去到老人院,一回头发现对街房子的老奶奶正在打扫,看到她,赶紧进屋把门关上了。哪里都不是世外桃源。 不断有人来老人院外的墙上乱涂乱画,小孩子们见到纱织和春彦,扔东西攻击他们…… 电影展现的就是纱织如何从开始对父亲的仇恨,到后面渐渐融入了这些同志老人。 影片中最动人的一幕是他们集体去酒吧跳舞,舞蹈复古而魔性。可就在前一刻,作女装打扮的山崎老人被旧同事认出来,嘲笑。纱织追着对方一定要他对山崎说:“对不起!” 这是山崎平生第一次作女装打扮示人。他其实酷爱服装设计,可是在社会公众视线里,他最多就是在自己的衬衣上绣绣花…… 有个镜头是他和纱织在厕所的洗手台前,他说:“盼了好久了,能够在厕所里做补妆这件事”。随后,他开始对镜涂娇兰的口红,涂着涂着就有一些愣怔……不知道是不熟悉,还是看到镜子里老去的自己。 就这样“盼了好久了”,一直盼到了自己老去。 ——————————————————————————————————————————— 然而,也并不是住到一起就真的可以安度晚年。 山崎有次就和纱织说,看着身边人一个个中风的中风,生癌的生癌,死去的死去……对于老年生活就更加绝望了。 然而家人又大多不接受他们。 比如纱织就不愿意原谅父亲卑弥呼(而卑弥呼也始终保持着骄傲的姿态并不求她的原谅),她总觉得是他害了自己的母亲。 直到在老人院看到母亲和女装打扮的父亲以及他一帮同志好友站在一起的照片。上面母亲戴的帽子是她40岁时纱织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一直以为在父亲离开母亲后,母亲便再也没有见过他的…… 露比后来中风了,老人院没法照顾他,只好通知了他的家人来接走。 在整理东西时才发现,他声称孙女给他写的信,其实都是他自己写了,然后寄给自己的…… 春彦他们最终还是决定对露比家人隐瞒了他的真实身份,虽然露比其实已经做了变性手术,分分钟就会被家人发现……春彦他们还是决定赌一把! 但直到电影结束,露比也没有被再送回养老院来。希望是他的家人就这样默默接纳了他。 【延伸阅读——】 同志出柜,大家可以去看一部台湾短片《艾草》。 《艾草》是从同志母亲的视角拍摄的。阿艾是一个老妈妈,她的帅儿子总也不肯结婚,然后有一次看儿子的照片,发现儿子对着另一个帅小伙笑得特别灿烂,还有一次在阳台发现了晾晒的豹纹丁字裤…… 帅儿子不敢跟阿艾出柜,然而不出柜就只能和恋人保持偷偷摸摸约会的关系……短片直到最后也没有出柜。但阿艾的女儿从国外回来了,带回一个非婚生下的混血宝宝。阿艾从起初的不愿意接受,到慢慢接纳了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外孙。我当时写影评取名为《接受出柜,就像接受未婚生子一样》,这也是一个祝福。 《彩虹老人院》到最后周围的人也并没有完全接纳他们。 纱织所在的涂料公司又接到老人院需要刷墙的请求,结果去一看,墙上写着:“我们想念纱织……” 然后一回头,又是纱织第一次来见到的那个老奶奶,还在打扫,看到他们,赶紧进屋,把门关上。 ——————————————————————————————————————————— 2005年的小田切让29岁,正是从男孩向男人过渡的年龄,《彩虹老人院》中的他实在帅得有些过分,就算是胡子拉碴也无法掩饰俊美。他又总是穿着白衬衣和紧身裤在镜头前晃,裤子紧到翘臀勾勒无疑,把女主角柴崎幸衬托得特别粗枝大叶。 第一次体会到导演对于太美的演员的烦恼,真的会害怕他伤害整部电影。因为只要他出场,没有人能移开眼……谁还管情节讲什么?! 电影中小田切让饰演的春彦男女老少通吃,不仅和卑弥呼有吻戏,和柴崎幸也有吻戏……但长成这样也太具有说服力了。 演卑弥呼的田中泯是日本现代舞大师、舞踏艺术的第二代宗师,所以即便是老人家了,依旧气质特别好。 而电影中和柴崎幸真正上床的渣男是西岛秀俊饰演的油漆公司专务。 其实很多人都更希望小田切让和西岛秀俊这两大帅哥有爱情戏,可惜,并没有! 【延伸阅读——】 西岛秀俊,当年有一部特别火的、和《东京爱情故事》一样改编自柴门文漫画的日剧《爱情白皮书》,主演是石田光、筒井道隆,木村拓哉是男配角,另一个同样青涩的男配角就是西岛秀俊。 木村拓哉演的男二喜欢女主,西岛秀俊演的男三喜欢男主……是的,他演一个同志。 当年初出道的西岛秀俊真是美得惹人怜爱,一心一意爱着筒井道隆演的男主角。可是筒井道隆爱的是英气十足的女主石田光,这份同性恋情注定是要被辜负的。伤心之下,西岛秀俊与女二发生关系,后来女二还生下了两人的孩子……听上去简直是《彩虹老人院》中卑弥呼的前传。但他并没有成为卑弥呼,因为在之后的剧情中,西岛秀俊饰演的角色出车祸死了…… 只愿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就算再怎么艰难、再怎么不被理解、再怎么孤军奋战……大家都还能好好地活着。 这才是《彩虹老人院》所想要传达的吧。

春彦和纱织的暧昧情愫温暖又无力。。是喜欢而不能在一起的另一种存在吧。春彦落寞的说出。有点羡慕呢。不是你。而是他。纱织会是怎样的酸楚呢。她竟哭得像个孩子般委屈。。。
 
  小田切让的低头浅笑实在太具有杀伤力了..除此以外的忧郁。冷静。坚韧和绝望.纯粹到让人心疼..还有对柴崎杏的好感度大增。。喜欢这种倔强。素颜的女生。           

图片 1

(我们的小小花园,你要不要来转转?)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惘然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