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恩娇和小说恩娇

作者:影视娱乐

欲望(Desire)“由人的本性产生的想达到某种目的的要求,一切动物最基本的欲望就是生存与存在。简单的来说就是 爱与不满足。”

最初是看了预告片。短短几十秒的影响,少女纯真的诱惑,诗人的欲望和矛盾,还有弟子的不甘与痛苦,通过几个剪辑的画面就能感受到,我便和朋友说,等这个上映了咱们就去看吧。
看完了电影之后,我跟朋友了,我想看这本原著,电影能拍成这样子,原著一定精彩爆了,又过了两天,朋友告诉我,你知道我们学校图书馆恩娇小说预约已经排到多少了吗?我说不知道,她说,两本书,每本都预约到第7个人了。好吧,我要看这本书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看完电影的晚上我就在网上订了原著小说。

这是少有的描写老者和少女的恋爱,却又完全没有龌龊、失当,而是充满美好的一部电影。少女天真、叛逆又诱惑;老者克制、无奈又真诚。尺度把握得不多一分,不少一分。与这两个人物比起来,作者似乎对年轻男人的设置要更加残酷些。这是一个喜爱文学又偏偏没有文学天赋的工科生,由于对老师的崇拜,整日陪伴,有点像个跟屁虫,却最终不能习得天赋,也未能理解老师。

电影一开始,诗人安静平和的生活着。看书、写诗、喝茶。偶尔学生来坐坐。夜深人静,诗人倍感孤独。看到自己干瘪的身体,诗人无可奈何。却又想挣扎。

书到手了之后每天打工的地铁上我都在看,看了两周。电影剧本对小说原本故事流程做了很大的改动,砍去了一些我看来很重要的片段,人物关系的处理也简单化了很多,所以电影里面很多人的心理和感情的表演在我看来有些莫名其妙,这一点我觉得是电影最大的败笔。但是不得不说的是,电影的台词,画面,配乐都是很不错的,至少我在看小说的时候一直都在浮现电影的画面,作家的家,书房,院子,竹林在我看来还原得非常完美,去掉的情节让电影更加紧凑,一些小说里面没有的细节设计也让电影的观赏度更高。

        从影片一开始,老诗人和他的学生同时看到少女在自家院子里酣睡,弟子赶紧呵斥少女,而老人则是马上被躺椅上的青春肉体所感动,不想打扰他。这已经将两个男人的人设铺陈开来。
老者虽然历经世事,但是仍有一种诗人的天真,敏感,被美好的少女所打动;而弟子虽然年轻,却莽撞,更加的现实和世俗。
        就如同少女说的那样,弟子就是一个“工程师”;而老者则是一个孤独的诗人。当少女半夜闯进老人的家,老人会帮她用电吹风吹干衬衫和裙子;一觉醒来发现少女依靠着自己的大腿,悄悄端详着她,碰碰少女胸口的手绘海鸥;然而由于现实的种种限制,老人又显得十分克制,他自卑于自己身心的衰老,不敢跨越雷池,而像柏拉图爱恋一样,在内心YY自己回到壮年,在屋子里肆意的跟少女做爱,甚至连电影里表现的老人幻想的性爱也是十分美好的,他把头钻进少女大大白t恤,磨蹭着她美好的肉体。
        而老人的弟子并不懂老人的爱恋,他认为老人恋上高中生“根本不是爱情”,会流传肮脏的闲话,这些闲话会让国家诗人的声誉受损。就如同他不懂少女的镜子丢了为何不能再买,或者天上的星星对不同的人来说意义完全不同一样,他不能理解老者的爱恋,这构成了他们最根本的差异和分歧。他甚至完全认定老人与少女已经有了性关系,这关系是肮脏的!

安静的下午,诗人和学生外出归来,意外的,一个少女安静的蜷缩在躺椅上。汗水打湿了少女的头发。静谧又美好。突然闯入的少女,打动了诗人的心,却被不解风情的学生打断。少女道歉然后离开。诗人觉得可惜,却不料少女会来兼职。少女毫不拘束。充满青春的气息,诗人也觉得自己有了青春的活力。少女越是深入诗人生活,诗人越觉得美好。仿佛回到年轻时候。最终诗人以作品的方式记录了对少女的情感,小心翼翼却又如获珍宝。

电影上映之前,我最期待的是恩娇这个角色,因为预告片里面有句台词:因为我年纪小,您就觉得我什么都不懂是吗?恩娇稍稚嫩的嗓音和干净的面庞,在雨声和昏黄的灯光下有一种难以言状的美和诱惑。我朋友因为喜欢朴海日,对他的演技也非常期待。但是无论是看完电影还是看完小说之后,我觉得作家的弟子才是最让我有感触的角色。

        故事在老人弟子看到老人箱子里为恩娇写的情诗而矛盾达到高潮,如此美好的诗句首先让弟子认定老师与少女“肮脏的关系”,更加加重了他对自己身份认知的迷茫,原来他的一部畅销小说根本就是老师代笔,热爱文学却没有天赋让年轻人完全找不到自我,一方面,市面上认为的“畅销小说作家”根本不是自己,而只是老师的一个面具,老师只是“想写着玩”,又不屑于被扣上“商业小说作者”的帽子,所以将作品施舍给自己;其次,哪怕是“商业小说作者”在文学圈里仍然并不是什么十分了不得的名誉,只不过是“商业的”罢了,远远不是真正的可以传世的文学家。在这种强大的自我迷失中,年轻人一气之下将老师非常私密的情诗以自己的名义发表。
        这将故事推向高潮,当老诗人知道自己的作品被盗窃发表的时候,愤怒极了,这种愤怒可能远远不只是自己作品被盗窃的愤怒,而是自己的隐私被窥探,作为老者内心刚刚寻回的美好青春被破坏的愤怒。
        不巧,这部作品还得了当年的文学奖,老者在文学奖颁奖的典礼上破天荒的发表了讲话:“我是一个老人,但是我的年老,并不是对我做错事的惩罚,就像你们的年轻并不是对你们的奖赏一样。”衰老是如此一件残酷的事儿,让一个真诚爱恋少女的老人不敢将心事敞露,不敢发表自己的情诗,不敢将孙女一样的少女当做爱人,只能,远远的看着她,在心中意淫。

少女的频繁出现,也让学生的情感越来越复杂。随意对待少女的镜子,劝说少女离开老师。怎料少女根本不听他的话。学生愤怒,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接受了少女的存在。

小说大体上是以书信的方式展开剧情的,诗人的日记,弟子的日记还有Q律师的日记。
诗人的日记就像一本散文集一样,记录了他对恩娇的欲望,对老去的不甘,对弟子的不满、失望、嫉妒和憎恨。
弟子的日子更更加口语化,讲述了他和恩娇的故事,还有自己在文学上的不得志,盗用老师手稿的不安、夹杂在女高中恩娇,自己最尊敬的老师之间的复杂情感。

        作者并没有将年老的残酷写到这里为止。当少女知道老人弟子刚获奖的诗,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诗歌,以为年轻人爱上了自己,在寂寞中她在老者的书房跟酒醉的年轻人做爱,年轻人终于做了一件老者完全做不了的事。然而老者却因为看到了这一幕陷入了绝望,这绝望不仅仅是因为年轻人抢走了他的爱人,而是因为他平淡甚至有点孤寂的生活中刚出现的一点美好却完全被夺走了。柏拉图式的恋爱,一旦演变成赤身裸体的“干”简直是将所有幻想、美好、朦胧抹杀殆尽。

一次无意间的打闹,学生发现了诗人对少女的情感,学生震惊不可思议。自己尊敬的老师居然怀着这样不论的感情,作品却又依然这么生动。学生的不甘心驱使自己偷拿诗人作品去发表,名誉而归。

电影的开头是诗人孤独的一天,昏暗的屋子、冷掉的米饭、简单到凄凉的泡菜。弟子偶尔还帮助打扫和做饭,房子里面还有一点生活的气息。但是后来恩娇出现了,诗人的世界一下子变得总是明亮了,导演让恩乔穿上各种白色上衣,短裤,无论是站着坐着还是打扫,曲线稚嫩却修长优美,皮肤雪白,步履轻盈,声音清亮。特别是擦玻璃的时候,迎着阳光的恩乔仿佛透明了起来,恩乔还帮诗人画Henna,小说里面是枪,而电影里面是鹰。不知道为什么要改,但是我觉得改的挺好,正是诗人蠢蠢欲动的心。

        老人于是想要杀了年轻人,他把年轻人的车胎弄爆,在自己的车上动了手脚,让第二天不得不去开会的年轻人不得不用老者已经动过手脚的汽车。有意思的是,年轻人并没有因为老人的手脚而死,弄死他的是他的愤怒。他得知老人要杀死自己后在山道上逆行,与迎面而来的车相撞而死。年轻人死了,也同时带走了老人的所有美好,以及老人的生命。老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诗人还是发现自己的作品被窃取。与学生争论。不欢而散。虽然原谅了学生,诗人依然觉得自己的秘密被暴露而无法面对少女。少女误以为学生把自己描写的如此美好,对学生充满感激。

小说里面诗人说,我爱韩恩娇,恩娇是我永远的新娘。但是在我看来,诗人对恩乔并不是真正的爱,他对恩乔的感情远远没有对自己弟子的感情来的深。恩娇也说,和爷爷还有老师(恩娇管诗人叫爷爷,管弟子叫老师)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有一种疏离感,他们互相深爱着对方,我并没有插足的地方。小说里面多次提及恩娇是一个敏感的孩子,我觉得她的直觉是对的。诗人对恩娇的感情,多半是对以往青葱岁月的追忆。20几岁参加革命,30几岁在监狱里面度过十年,40岁出狱之后便开始了半隐居的生活,期间担任过几次大学讲师,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孤单一人,所以才会把自己的笔名起为寂寥。他对女人的认识,只有三个,第一个是少年时期穿白色学生装的邻居少女,在他遭到暴打的时候是她救下了自己。诗人对这个女生有着说不出的幻想和感激;第二个是在首尔生活的时候朋友的妹妹,有着长长的头发和胖乎乎的脸庞,每时每刻都在思恋海边故乡的姑娘,诗人和她有一个孩子,对这个女人是一生的愧疚;第三个就是在50最左右会和他定期发生性关系的女诗人,没有任何感情只有生理上的宣泄。诗人说他一生都没有爱人没有孩子没有家庭的感觉,但是恩娇的到来让他想起白色学生装的少女,恩娇喜欢唱的歌让他想起过去自己曾经和跟恩乔一样喜欢大海的女生度过的时光,恩娇甚至能够让他无法无法勃起的哔哔**重新勃起。电影里面诗人想象和恩娇的嬉戏和做爱的画面都是以他年轻时候的形象出现了,所以我觉得诗人一方面是在因为恩娇记起了自己往日的岁月,又因为自己现在太老而产生了一种自卑的不甘的心。

        这忘年恋情的美好,恰在于老者历经世事,却完全没有俗世的现实和手段,却像回归少年时代那样充满真诚和天真。少女亦不设防,而是充满纯真和少女特有的叛逆。这让两人的恋爱更接近那种青涩的、情深的恋爱。然而神的残酷在于,在这段恋情几乎是无解的,老人和少女几乎不可能走在一起,而只能相互道一声:
        “再见了,爷爷。”
        “再见了,恩娇。”

在诗人的生日那天,三人重聚,诗人偷窥到学生与少女的翻云覆雨。失去理智的诗人间接杀死了学生。最终少女还是知道了事实。

但是恩乔和徐智友之间的感情,让他觉得自己心中的女神和幻想被玷污了,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天天跟在他身后学习文学,但是永远都进不了门的“笨蛋”徐智友。诗人觉得徐智友如果离开自己的话什么都不是,但是什么都不是的他却能够占有恩娇,这就是对他巨大的打击和讽刺。电影里徐智友是在看到《恩娇》的手稿之后才确认了老师对恩娇的感情,他惶恐、嫉妒、又觉得可笑,最后把这边小说拿去以自己的名义发表。当诗人看到这个作品时,徐智友辩解“我只是觉得太美了,这样美丽的感情不给大众看,我实在觉得很伤心”但是面对老师的质问,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反正老师也没有办法发表这个作品,在大家的眼睛里面,老师的这种感情甚至连感情都称不上,而是肮脏的丑闻。”他最依靠的弟子在肆意践踏自己的感情,就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背叛我,只有你应该理解我,诗人的想法是这样,但是唯一能够理解他的人最先也最彻底得背叛了他,羞辱他,这句话无疑对诗人是致命的。而最后一夜,诗人亲眼目睹了徐智友和恩娇在自己书房里面做爱之后则是为三个人之间的悲剧点燃了导火索,其实这一段拍的和之前诗人想象和恩娇做爱的场面比一点都不唯美,甚至让人感觉到恶心。这一点我可以理解,是以诗人的眼光来看这这两人的行为确实是让人恶心的。可是诗人为了看清楚他们在干什么搬来梯子的时候剧院里面甚至笑场了,大家估计那一瞬间都出戏了。然后恩娇说了一句话:老师,你知道为什么我是高中生,但是却能和男生睡觉呢?之后那句话我们又笑场了,因为孤独。。。。这一段处理的真是让我摸不着头脑。 不过这一段的配乐却很出彩,像诗人受到莫大刺激的心跳,也像徐智友渐渐迈向死亡的催命符。

© 本文版权归作者  blackflow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最后诗人躺在床上,背对将要离开的少女“走好,银娇”是对少女的送别,也是对自己的送别。

  小说里面徐智友的年纪是40左右,但是电影里面徐智友的扮演者也就是20岁后半至30左右的年近,首先因为年纪年轻,所以一开始我觉得恩娇和徐智友在一起的时候还蛮般配的。又出戏了。但是在小说里面,徐智友是一个离过婚的将近40岁的大叔,他比老师更早认识恩娇,和恩娇在一开始是援助交际的关系。他对恩娇一开始并没有爱情,只是给她零用钱,带她去吃好吃的,援助交际还是恩娇自己先说出来的。恩娇也没有觉得这点有什么不对(其实我对恩娇这个角色也充满了不理解,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心理在想什么,估计要重新看一遍小说)。之后恩娇来到老师家里打扫卫生之后他开始发现老师看恩娇的眼神出现了莫名的欲望。他对这种欲望又不安又不耻。七旬的老人对花季少女的爱情在他的眼里就是肮脏的不伦之恋,何况这个人是自己的老师,是自己这一生最感激和崇拜的人,他怕这样的感情暴露在世人的面前,老师的形象轰然倒塌,他要保护老师远离恩娇。另一方面,单单是理解一首诗就花费了十年的时间,对文学可以说是毫无天赋的他拜在伟大的诗人门下,不仅是没有任何出彩的作品,在自己的恩师眼里看来,他根本就是一个连诗都理解不了的门外汉。自己多年以来的努力丝毫没有收获,而老师用他的名义发表的小说却将他推上了畅销书作家的高座,以李寂寥的分身活在大众的面前让他如履薄冰,感谢老师又有着深深的自卑和痛苦。这样的老师喜欢上恩娇却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心意,在徐智友的心里产生了“终于有一件事情是你干不了而我能做的事了”的快感。但是渐渐地他发现了自己仿佛爱上了恩娇,但是恩娇比起自己好像更喜欢自己的老师,再加上自从小说出版之后一直没有像样的后续作品,种种挫败感和不安让他渐渐迷失了方向,要守住恩娇,他指使了小混混扮成恩娇的男朋友去骂自己的老师;要守住自己畅销作家的地位,他偷了老师的作品投稿。他以为他的一切都处理完美,却没有想到,老师先是知道了自己和小混混的关系,之后因为出版商寄过来的书刊,有被老师发现自己在偷他的作品。小混混事情是他第一次践踏老师心中如处女般纯洁的对恩娇的感情,偷盗作品并且加以删改则是第二次亵渎了老师的处女(诗人在小说中称自己没有发表的作品成为处女,是自己的分身,是在他死后能够重新让自己复活的寄托自己灵魂的东西)。徐智友的自卑和欲望让他一步一步走向深渊,但是他始终尊敬和爱着自己的老师,当发现小混混用十分严重的话辱骂自己老师的时候他对混混大打出手,他希望老师在一夜之间能够老年痴呆或者丧失记忆,这样他就可以偷拿作品的事情就永远不会被揭穿,又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简直是大逆不道。徐智友在徐智友自己和李寂寥的分身之间纠缠,又因为恩娇让他和老师的关系日益恶化,最终死在了自己老师的手上,当他知道老师在车上动手脚想害死他的时候,他流泪的说:这是我最爱的人给我的车.他这么会想害我。”徐智友真的是一个可恨又可悲的角色。

三个人,一场情感与欲望的纠缠。“欲望”比“情感”多了很多。诗人满腹文采想要再次重回青春的“欲望”,少女内心孤独想要得到爱的“欲望”,学生毫无天分想要获得更高荣誉的“欲望”。三个人的欲望碰撞在一起,开启一段伦理与道德的故事。诗人对少女的不论情感,学生对诗人的嫉妒与尊敬。少女与学生的肉体纠缠。学生的死是必然的。嫉妒诗人的才华,触碰到诗人内心的底线,摧毁诗人所有的忍耐。一步步把自己推向欲望的深渊,最终毁灭。

电影里面徐智友第一次看见韩恩娇便是在老师家的院子里面。在诗人眼里面浑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少女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随便闯入别人家的淘气小孩。之后再老师家做打扫的恩娇得到老师的关心之后他变得敏感和无助起来,仿佛是被人抢走爱的小孩子。他害怕老师对恩乔的爱会让老师晚节不保的情节电影里面还有。但是对恩乔的感情却来得非常忽然,现在我有点不记得电影的情节,只是有一个两个人在打扫的时候打闹,之后就是莫名其妙在车上接吻最后就是床戏了。唯一说得通的就是恩娇误以为发表的作品恩娇是徐智友的作品,感谢徐智友把自己写得这么美,所以就把自己献给他了。电影里面对他和老师之间关系的描写太少了,就直接让电影的内容变得空洞了很多。徐智友的扮演者金武烈的眼神和面部表情控制的还挺不错的,只是人物的情感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最后一段流着泪要去找老师理论却死于交通事故,他和车的坠落正是他人生的坠落,当时我还觉得他死的好,可是看完小说之后我对这个人物充满了无限的同情。

欲望本是一种释放形式,它可以变成你的渴望与满足,也可以变成你的桎梏与恐惧。

至于恩娇,电影里面虽然有大段恩娇的画面和台词,但是小说里面恩乔都是出现在诗人和弟子的日记中。恩乔的心理没有直接的描写,只是通过之后和律师的对话之中透露了她眼中三个人的关系。小说里面最后的结局是成为大学生的恩娇终于知道小说恩娇是诗人的作品,她带了一束花去看作家,躺在作家的身边说“我知道恩娇是爷爷写的,因为有些事情,当时的湿度,空气,情感,别人永远也体会不到,更别说是那个连镜子的意义都体会不到的徐志友(之前徐智友把恩娇妈妈送恩娇的镜子弄掉了,说要给她重新买一个一样的,恩娇说这个是妈妈第一次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怎么可能买到一模一样的,最后还是诗人爬到山崖下面去把镜子捡了回来)但是我却以为是那个工大的坏蛋写的。“骂了已经死掉的徐智友。而在小说里,恩娇烧掉了徐智友和李寂寥的笔记,让三个人的情感纠葛,诗人和弟子的过失全部毁掉,她既喜欢爷爷也喜欢老师,因为自己而加速悲剧的两个人在死后的名誉也要自己来保护。我很喜欢这个结局,并表示对电影的结局非常不理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土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想要还原小说里面大段大段的心理独白和情感的流动的确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电影里面虽然讲镜头集中在了3个人的身上,却没有很好表达三个人的关系。将徐智友偷的小说改成《恩娇》,虽然是很不错的选择,但是却把电影的主线完完全全固定在了恩娇身上。但是小说中,虽然对恩娇的描写很多,但是恩娇绝对不是主人公,恩娇像一个放大镜,放大了诗人和弟子之间的矛盾,也一条导火索,最终导致了两个人的毁灭。诗人一次次原谅弟子的冒犯和侵略,心理的愤怒和憎恨却在发酵;弟子在犯错之后一直悔不当初但是却在拒绝不了欲望的诱惑,反而越陷越深;诗人在弟子死后并没有丝毫的快感,并且没有再和恩娇见过面,拒绝一切治疗,喝酒来加速自己的死亡,只是在最后一刻,死在了恩娇送给自己的玩偶的身边。在电影和小说中都出现了这句台词,诗人说,你们的年轻不是你们努力的奖励,我们的衰老也不是我们犯错的惩罚。所以诗人不甘心,他对年轻充满了欲望,弟子也不甘心,他对成功充满了欲望。只是他们的欲望里面正好都加入了恩娇而已。

个人感觉电影有点美化了诗人,看电影的时候只觉得诗人是一个很可怜的人,喜欢恩娇却没有办法表白,被衰老侵蚀、被感情折磨、被弟子背叛、最后还不知道其实弟子不是自己亲手杀死的,一个人在像坟墓一样的房子里面受着内心的谴责。但是看了小说里面诗人对自己的心理描写,才觉得其实诗人也自私、偏激、自负外加自卑。不知道是不是我个人的偏见,我在电影里面丝毫体会不到诗人的复杂。

还有一个例子,诗人过生日的时候,恩娇来找他,送给他的礼物袋子上面是CK,坐我旁边的女生悄悄对女伴说:不会是内裤吧。然后两个人吃吃笑起来。我听见之后也对我的朋友说,旁边女生说礼物是内裤,然后我们倆也吃吃笑了起来。之后弟子来给教授祝贺生日快乐,说了一句,老师有糖尿病,吃不了甜食,然后我们又笑了,我们以为是导演设计的小桥段,但是看了小说之后我才发现这两个事情都是真实发生的,恩娇带来的生日礼物是内裤,并且说现在的年轻人都穿这种款式,一定很适合爷爷,完全是说到了诗人的心坎儿里;反之,弟子来带的是啤酒和蛋糕,啤酒是诗人和弟子从前去欧洲旅游的时候诗人最爱喝的,回国之后就买不到了,诗人也知道弟子是费力给自己找到了这个酒,但是转念,诗人又开始嘲笑弟子的无知,自己的病既吃不了蛋糕也喝不了酒,弟子的行动简直就是让自己早点去死。诗人这个时候的心理接近于草木皆兵了,任何徐智友的行动在他看来都是要抢他的恩娇,他的作品,他的一生。

还有就是诗人的车,korando越野车,在世人看来,这辆车是他的另一个分身,是他不羁的象征,也是和恩娇、诗一样珍贵的自己的宝物。最后用这辆车来害死弟子的时候他也写到,在徐智友最后的一程,有我的老毛驴(诗人对车的爱称)陪他,就当是我的补偿。但是电影里面虽然给了korando很多特写,但是远不如徐智友换车之后宝马标示一闪而过的镜头惹人注意。这样导演其实忽视,或者是没有很好向观众传递了各个人物,各个细节,使电影有点浮于表面或者脱离原著的感觉。但是对景物的拍摄却很好地表达了感情,特别是房子,从一开始郁郁葱葱、充满活力的竹子、通透明亮的空间,到中间给恩娇提供暂时避风港的温暖的小屋,雨后天晴叶子上透明的露珠,到最后失去人气、变成死气沉沉的坟墓。

至于演员。金高恩的形象很符合恩娇,基本上表演的无功无过,但是我真的很喜欢这样子的女孩子。朴海日虽然每天说要话6个小时的装,但是怎么看也不像70岁的老人。不知道为什么要用一个30岁的演员来演一个这样的角色,在看电影的时候就觉得这个老头老一下年轻一下的感觉,因为有的动作语气还是不够老。金武烈的话如果剧本能够更加充实的话一定能够表演的更好。 看完电影之后我写的简评是顺应自然珍惜光阴,但是看完小说之后我只能感叹欲望的可怕。

后记:釜山电影节的时候我又去看了一遍这部电影。在看过电影和小说之后重新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第一次看电影的不解,看完小说之后的遗憾仿佛都不见了。就像导演说的,小说就像是海洋,电影像个小岛,电影所表达的是我对原著的理解,和小说比起来肯定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还请大家谅解。
恩娇的扮演者其实在大众面前还比较拘谨,她说其实在刚刚开始拍摄的时候自己很怕摄像机,但是导演告诉她,没有关系,你只管演自己的,摄像机会在后面慢慢跟着你。而且她说其他的前辈都很照顾她。我觉得当时片场的气氛一定是安静又认真的。导演的样子看起来也很斯文和细腻,我相信他并不是胡乱拍的电影,而是认真体会、和原著作家以及演员充分沟通之后拍摄出来的。即使这部电影对原著的解读并不是很完美,但是我举得是一部很不错的作品。
小说和电影各有不同的精彩。重新看完电影之后才切身体会到这一点。还有亲眼看到恩娇的扮演者,真的很清纯很美丽呢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