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吒》成为中国票房最高动画电影时,我们

作者:影视娱乐

图片 1

“我命由我不由天!”当这句全片最燃的台词从哪吒嘴里说出来时,代表的不仅仅是导演饺子的态度,也是中国动画的呐喊。

文: Lucius

图片 2

“动画这行太特么难做了。”张润华说完便吐了吐舌头,“哎呀,不好意思,我说脏话了。”

作者丨张工工

就在她感慨20年行业历程的时候,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正在电影院里如火如荼地放映着,迈过《大圣归来》、《功夫熊猫3》(Kung Fu Panda 3)以及《疯狂动物城》等创造的中国动画电影票房里程碑。截至8月5日,《哪吒》的票房已经突破25亿元。

中国动画崛起?

“巧合”的是,张润华和她的大千阳光不仅是《哪吒》最主要的制作方之一,同时还是四年前那部在中国动画电影市场上荡起第一波涟漪的《大圣归来》的联合制片方。

2019年7月26日中国内地上映首日,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上映1小时29分,票房破亿”的消息,该数据创下中国动画电影最快票房“破亿”纪录。为此,导演饺子激动的绘制了一张破亿海报,纪念这个时刻。

在过往20年间,包括张润华在内的一群人在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处女地上拓荒、摸索、经历、沉潜、等待。

图片 3

“抓手”

破亿海报

图片 4

据猫眼电影专业版显示,截至发稿,《哪吒》的累计票房为7.03亿元,首日票房为1.37亿元;排片场次约为16万,排片占比为45.8%,上座率为30.8%。这个票房在之前的中国动画电影中是绝无仅有的。

在电影正式公映前,张润华就难掩兴奋告诉公司里的合伙人们,《哪吒》要爆。

2015年的暑假,《大圣归来》横空出世,首日票房1799.8万,以9.56亿收官。在上映期间低开高走,成为打破对中国动画偏见的第一缕阳光。

事实上,这种确定成功一定会发生却直到它真得发生时才得以一抒胸臆的状态,早在大千阳光成为《哪吒》的主要制作方时就已经在心中埋下了种子。

大圣带着中国动画崛起的口号归来了。

动画导演饺子的公司可可豆在成都,在正式制作前,大千阳光就派合伙人带队到蓉城和饺子团队协调磨合。几个星期接触之后,大千阳光的合伙人回来告诉张润华,这个项目的故事相当不错。

之后《大鱼海棠》《大护法》《白蛇:缘起》等动画大电影相继问世,都没能扛住从大圣手里接过的旗子。直到哪吒踩着风火轮,以黑马的姿态带中国动画走上新一轮“高潮”。

最能触动张润华的地方是,合伙人只用了三言两语就把这个故事讲清楚了,而且仅仅是口头上的讲述便足以让她用“燃”“唏嘘”来形容。

《哪吒》一开始也并非一帆风顺,因为5月份发布的海报和翻拍IP的坏名声,这部电影早早的就被安上了“烂片”的名头,评论里有人评价:“这个海报一看就知道是部烂片没跑了,哪吒的经典是不可超越的。”但也有人持反对意见:“大圣带给了我们奇迹,我相信哪吒。”

浸淫动画电影行业20年,张润华知道,一部电影如果能成功,首先就是用最简单的语言能讲出一个立刻吸引人兴趣的故事。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点映前,持续多场次的点映一下子点燃了人们对这部电影的热情。自来水们疯狂安利,之前的差评者纷纷真香。

随着双方合作的继续展开,她对这个项目的信心和兴趣越来越大。

每次点映都霸占微博热搜前几名,《哪吒》火了。

“我们随后看到更多设定图,和市面上大部分见到的都不一样,怎么说呢?就是有‘抓手’!”张润华回忆道。

也正是因为豆瓣8.8的爆棚口碑,才能在首映当日创下最快破亿的纪录,上映三天就7亿的绝高成绩,甚至在上映当天就有人根据人气预测:票房15亿不是梦。

她本人做了20年动画,公司里的合伙人和导演们在这个行业也算见多识广了,但是,看到《哪吒》,在继《大圣归来》之后,他们不禁又兴奋起来。

偶有少数人评价:“这部动漫并非老少皆宜,哪吒的形象相比其他版本过于凶神恶煞,不适合小孩子观看。”

作为《哪吒》的主要制作方之一,大千阳光承担了《哪吒》大约20分钟的制作任务,包括开篇就看到的“太乙出场”“降服混元珠”“女娲庙见太乙”“结界兽”“机关陷阱”“申公豹变脸”“申公豹误导哪吒”“生辰宴哪吒变身”等场次。

《哪吒》以绝对自信的姿态开放大场次点映,赢得了这场豪赌。这一次,无数人口中又喊着:“国漫崛起了!”

大云海、混元珠、变身火焰等很多制作效果的最终确定,是张润华们都会遇到的选择题,而这些都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更需要的是在项目的质量、周期和预算三者之间,无论是饺子,还是张润华们,都需要找到的一个平衡。

这一幕是不是似曾相识?

图片 5

16年《大鱼海棠》凭借唯美的画风和精湛的技术喊出这个口号,又因为故事薄弱、过度营销功亏一篑;17年的《大护法》内容和人物都无可挑剔,却因成本限制和口碑两极分化,险些亏本;19年初的《白蛇:缘起》旧瓶装新酒,却因前期宣传不给力险些低票退场。

前年,大千阳光接触到这个项目。追溯到三年前,饺子才完成了整个剧本的打磨,使其变成了一个商业上可以操作的项目。而作为主要出品方,彩条屋团队则从这个项目一开始就跟进并持续了长达近五年。

一年复一年的口号洗脑,大众难免疲倦,会产生对口号的质疑。所以现在中国动画究竟算不算崛起?

老江湖张润华从种种端倪得出一个结论,《哪吒》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三年前曾断言:“国产动画的真正崛起,需要每年都诞生五到十部《大圣归来》、《大鱼海棠》这样的作品”。

整个中国动画电影产业都实在太需要更多成功案例了。

仅有这几部单例的精品,是远远不够的,国产动画的崛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二十年从头细说

光线的动画梦

电子工程专业毕业的张润华在做单片机开发三年后,转行进入到了动画行业,并成了中国最早接触到CG的那批先行者。

王长田在《大圣归来》成为2015暑期档的黑马之后,看到了中国动画商业化的曙光,之前撤资《大圣》的他又在观众的一片叫座中买下了其承制公司:大千阳光。

然而,世事往往如此,先行者也许意味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牺牲,承受更多的不确定性。

随后光线传媒开始布局动画电影行业,迅速成立了彩条屋影业,并收购、投资了大大小小二十余家工作室,其中包括《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的公司十月文化。

张润华早年所就职的环球数码在2006年推出了中国第一部全CG电影《魔比斯环》,这部号称投资超过1.3亿元人民币的动画电影最终的票房只有不到四百万元,而早于此七年前上映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的2D动画电影《宝莲灯》的票房都有2400万元。

在动画电影市场还是蓝海的时候,王长田下手很快。中国动漫并非全部荒芜,在网剧端口,腾讯已经做出了《魔道祖师》、《全职高手》、《狐妖小红娘》等爆款动漫,但因为布局的原因,腾讯迟迟没有对动画电影下手。

在这部商业上遭受失败的动画电影已完成但尚未公映前,张润华离开深圳并选择了自主创业。

光线看准时机,牟足了劲在这个方向发力,试图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头部产业。

四年后的2009年夏天,她选择将公司转手。

2016年,《大鱼海棠》《你的名字》让光线尝到了甜头。

“实在看不清楚CG动画电影的发展模式。”

据悉,《大鱼海棠》的成本仅有3000万人民币,而《你的名字》的引进成本也只有1900万,然而这两部低成本动画电影的爆发,让光线收获了超过5亿的票房。

张润华如是说。

好景不长,在时间进入2017年之后,光线也进入了“水逆期”——《大闹天竺》《嫌疑人X的献身》《春娇救志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缝纫机乐队》这些光线主要参与的真人电影项目,最终的市场反应都较为平淡,其收益显然难以令人满意。

事实上,在《宝莲灯》之后十年里,中国动画电影工业陷入了长久的冰河期,再也没有出现一部在商业上成功的作品。2009年票房过亿的《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牛气冲天》及其后获得更大商业成功的《熊出没》系列电影却又因为低幼倾向而受到颇多非议。

旗下的动画电影除了——《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票房破亿外,也没能溅出一朵浪花。

这个行业里的人清楚,如果只有低龄观众是不可能使动画这个产业成熟起来的。

动画电影相较于其他类型的电影,有很多问题,这也是资本投资又撤资的原因。

然而,所谓先行者,即意味着,在大家都已经绝望时仍然怀抱希望,尽力去做在别人看来不会成功的事情。

时间跨度久,一部好的动画电影可能要耗费三至五年才能出成片;资本回本慢,上映起码三年,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耗费不起这么久的时间;人才流失严重:由于动画行业不如游戏有“钱”途,只有真正热爱动画行业的人才才会留在这个行业。

和张润华一样在这个行业做了20年的田晓鹏也一直没有放弃做动画电影的野心,她和他早就相识并是老朋友。

但以上的问题在《大圣归来》成功杀出一条血路后,被资本们淡化,投资动画电影似乎成为光线的又一条出路。

2013年底,当张润华感到国产动画风口将至而选择再次创业时,田晓鹏正好找到了她。大千阳光顺理成章地成了《大圣归来》的联合制片方。

7月14日,光线传媒披露了2019上半年的业绩预告,净利润同比下滑了95.02%-95.97%,为8500万元至1.05亿元,尽管去年上半年的高额利润和出售新丽传媒部分股权有关,但是这个利润下滑的幅度还是堪称惨烈。

2015年,这部诸多磨难的动画电影终于问世,出人意料地获得了近十亿元票房,创造了当时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录。

然而和其他传媒公司比起来,光线传媒已经算是“赢家”了,截止目前公布业绩的16家影视概念股中,有6家出现了首次亏损,5家净利润下滑超过了50%。

观众第一次意识到,电影院里面的动画片同样面向成人,而对市场上的风吹草动向来敏感且敏锐的资本力量也醒悟过来,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一池春水被吹皱。

这个假期,因为部分下架的暑期档,影视行业并不好过。

这个行业迎来了最美好最甜蜜的一段时光。

光线期望的暑期爆档《银河补习班》因评价好坏参半失去破十亿的希望。在四年前布局的动画电影拯救了光线,《哪吒》成为今年暑期档那匹带光线飞的黑马,或许还有望成为这个暑期档最大的赢家。

光线影业成立了彩条屋,并入股了田晓鹏的十月文化,同时投资了十多家动画公司以及十余个项目。万达这样的传统公司和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也不约而同地加注动画电影产业。

封神宇宙?

张润华创立的大千阳光也拿到了一些机构的投资,其后两年里,权衡再三婉拒了其他资本更具诱惑力的投资而选择了彩条屋的投资。

许多看完哪吒的观众反映,大圣和哪吒的联动,让他们对封神榜宇宙的诞生产生了希望。

让我们再捋清其中的关系,光线投资了田晓鹏的十月文化公司,同期成立了专注动画电影领域的彩条屋,彩条屋最早投资的公司里就包括了饺子的可可豆,而彩条屋也是大千阳光的股东之一。

图片 6

在过去四五年的时间里,资本、产业资源、市场等棋子在一盘棋局上星罗棋布,当整个大局逐渐清晰呈现出来后,旁观者才恍然大悟,原来动画电影行业可以如此布局。

“电影宇宙”是一部一部不同的电影,他们之间互相有关系,但主角却又各不相同,彼此之间组成一个完整的世界观。

冷与热

“电影宇宙”中最成功的代表就是漫威宇宙,人气火爆的主角带动冷饭主角,剧情一环扣一环,最终形成联动效应。

在《大圣归来》之后,中国动画电影行业也远远谈不上复苏与成功。

漫威的成功不可复制,但独属于中国的神话体系也是其他文化不可复制的深厚宝藏。

即使身为布局者,彩条屋也并非每次出手都能大获成功。

《大圣归来》、《白蛇:缘起》以及《哪吒》都算是改编开发大IP的典范,他们最大的成功在于可复制性,不同于大护法的剑走偏锋、大鱼海棠的过度营销,他们都是依靠优秀的内容与技术赢得了市场和口碑。

在《哪吒》之前,这家公司出品的动画电影中,获得商业成功的有2016年《大鱼海棠》、2018年《熊出没·变形记》以及光线以1900万买断批片形式引进却拿下5.76亿元票房的《你的名字。》。

《哪吒》算是一部精湛的商业电影,它的优秀内容使得粉丝们纷纷跳脚安利,而它一旦成功,便证明了传统IP 现代价值观这种可复制的动画电影模式是可行的,资本市场也会有更多的热钱投入进来。

彩条屋其余动画电影的市场表现并不尽如人意,其中票房最低的《大世界》的成绩仅仅只有不到三百万元,成人向的《大护法》票房不到9000万元。

而这才是《哪吒》最大的意义:只要有好电影,就会被市场接受。

老牌公司原力动画请美国导演制作的《妈妈咪鸭》对外宣传成本超过2亿元,其最终票房却只有不到4000万元人民币。

只有拥有广阔的市场,《哪吒》的后续——“封神宇宙”的出现也将水到渠成,哪吒电影最后的彩蛋和官方的宣发也表明,制作组有意打造包含《姜子牙》《凤凰》等系列电影。

动画电影行业中的玩家们,既有像田晓鹏、饺子以及张润华、原力这样始终不曾离去的,也有靠着对热钱的敏锐嗅觉随波逐流加入其中的。野心勃勃的参与者比比皆是,然而,在失败甚至在市场上撞得头破血流之后,依然还愿意继续等待和尝试的人有多少呢?

对于这样的想法,彩条屋的掌舵人易巧坦言,对外界都在猜测的“封神宇宙”并非没有计划,但彩条屋当下最关注的仍然每一部作品的完成情况,“做一部是一部,当你有了更多星辰的时候,自然会联想到宇宙,但现在是需要更多星辰的时候。”

事实上,中国动画电影在市场上的表现目前还只能用孱弱形容。

图片 7

在2018年,中国的动画电影票房为42.74亿元,而当年全国电影总收入则为609.76亿元,动画电影票房比重只有7%。

同年,好莱坞电影总票房为118.93亿美元,而动画电影在其中的比重则接近17%,而在截至目前全球票房超过10亿美元的41部电影中,动画电影则占了7部。

也就是说,在中国电影市场未来几年里赶超好莱坞之时,动画电影的潜在市场空间可能至少是现在的三到四倍,对行业中人以及资本、市场来说,这无疑是极大的诱惑。

然而,要享有这个百亿级市场及其衍生带来的千亿级的前提却是,中国动画电影产业要在资本、技术以及整个市场的商业开发上达到美国同行的水平。

从这重意义上来说,《哪吒》的成功实则为张润华们口中的“难做”加上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注脚。

动画电影的难做,是田晓鹏、饺子、张润华他们用坚持和探索就能解决的,而动画电影产业的难做却是需要棋盘上的棋子、操盘手们共同用耐心、商业敏锐和野心去克服的。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